主页 > B好生活 >常常我们独处时并不觉得孤单,但却会在人群中感到寂寞 >

常常我们独处时并不觉得孤单,但却会在人群中感到寂寞

寂寞: 没有人不懂孤单

达赖喇嘛说。午茶时间过后,我们开启了新的话题。

我们谈起寂寞和疏离,以及近来一些令人忧心的统计数据。社会学家琳恩.史密斯乐文(Lynn Smith-Lovin)进行的一项研究发现,现代人认为自己拥有的挚友人数,从三人减少到了两人。我们可能有数百名脸书好友,真正的至交却在递减。最重要的或许是,每十个人当中就有一人表示自己没有任何亲密的友谊。

「其实,印度也和美国一样,」达赖喇嘛继续说道:「大城市里生活忙碌,大家或许不是没见过彼此,可能还认识好几年了,但却几乎没有真的交流。所以一旦出了什幺事,大家会觉得很孤单,因为不知道能向谁求助、寻求谁的支持。」

从小在曼哈顿长大,四周环绕着七百万名纽约人,我完全明白达赖喇嘛的意思。小时候,我从没真正和住在公寓同楼层的邻居打过招呼。偶尔会听见有人关门的声音,铁门噹啷一声发出空洞声响,门锁随即拉上。万一等电梯的时候遇到了,不但话讲不到几个字,还会互相闪躲彼此的眼光。我一直不明白为什幺要这样刻意迴避,后来推想这应该是一种防卫,因为这幺多人居住在一起太过拥挤,要避免起冲突。

「在乡下,农民就有很强的社区意识,」达赖喇嘛解释道:「要是哪个人或哪户人家遇到麻烦,大家知道可以找邻居帮忙。哪怕是在上百万居民的大城里,我们对彼此一样有责任,不管互相认不认识。」

我想起从前公寓大楼里那些上锁的门。我们怎幺会对根本不认识的人有责任呢?那些紧闭的门扉和门后看不见的住户,彷彿一再提醒我们,我和你没有关係。现在听了达赖喇嘛的话,我在想,小时候搭电梯或等地铁时,大家迴避眼神接触说不定是因为歉疚,因为我们身体这幺靠近,情感却如此遥远。

「我们一样都是人,无庸置疑。」达赖喇嘛回到他最强调的一句话,「我们同样生就一张人脸,看见彼此立刻知道,你是我的同胞。不管认不认识对方,都可以微笑问好。」我想起之前有几次,我在等电梯或等地铁时,微笑向人亲切搭话。没错,我为人性交流付出的努力,偶尔也会换来困惑,毕竟这并不是社会习惯的準则。不过大多数时候,对方都会放下防备、露出笑容,好像我们共同打破了一道魔咒,重新体认到彼此身为人类的连结。

「我们的社会崇尚物质文化,」达赖喇嘛说,「追求物质的生活中,没有友谊的观念,没有爱的观念,只有工作,全天候二十四小时,跟机器一样。可以说,现代社会像一具巨大运转的机器,我们终究也会成为其中的零件。」

达赖喇嘛点出了现代生活的一大痛处,但因为这样的现象太过普遍,我们都忘了那其实并不正常。我想起大主教说过的乌班图精神,人必须经由与他人来往才成其为人,我们的人性要在彼此之间才得以体现。

达赖喇嘛解释过,佛教认为人在各个层面都有因缘——大至社会层面、个人层面,小至原子层面。达赖喇嘛时常强调,人出生与死亡皆完全仰赖他人,在这之间,我们以为自己能独立而活,其实是个迷思。

「假如只强调次级的差异——我的国籍、信仰、肤色——就会老是注意到彼此的差别。好比此时此刻的非洲,太多人在强调这个国家、那个国家,但大家应该想,我们都一样是非洲人,更广地说,一样都是人。宗教信仰也是,什叶派或逊尼派,基督徒或穆斯林,大家一样都是人。信仰不同宗教是个人的事。若我们能站在一视同仁的立场与人相处,就能回到最原初的一面、我们共同为人的一面,而不会受限于那些次级差异。如此一来,你真的能够同情敌人。」

「我们都具有爱人的能力。现在科学家也发现,同情心是人的基本天性。问题是孩子们去上学以后,学校并没有教他们培养这些深刻的人性价值,他们的基本天赋就被放到一边了。」

「我们的教堂、寺庙和犹太教堂,可能也不够开放,没扮演好应有的角色。」大主教补充说:「我真心觉得,我们这些宗教伙伴需要付出更多心力,让寂寞的人愿意来倾吐心事。不必强迫,也不分阶级顺序,担心纪录、地位等等,而是真的单纯善待一个前来求助的人,让他们获得之前缺少的东西,温暖和友谊。很多计划最一开始的原意都是希望帮助人远离寂寞。」

我们不想孤单,却常把自己锁起来

常常,我们独处时并不觉得孤单,却在身旁有人的时候感到寂寞,例如身处于一群陌生人之间,或是参加一场谁也不认识的派对。很显然,内心感受到的寂寞,与实际上是不是独自一人,两者有相当大的差别。人可以在独处时感到喜悦,寂寞时则无法。喝茶小歇过后,我们的对话又回到了这个主题。

达赖喇嘛转头看大主教想不想回答这个问题。

「不,老兄,我又没当过和尚。你先说。」

「出家人不只是脱离尘世生活,他的精神也要脱离。就以大主教的信仰来说,」他指着大主教一边说:「基督教僧侣常想着自己蒙受上帝恩典,应当全心侍奉上帝。人无法直接与神接触,所以唯一的方法,就是侍奉神的子民——人类。所以说起来,我们其实从不孤单。

「这取决于你的态度。假如心里充斥着负面的批判与愤怒,就会觉得与他人有隔阂,进而感到寂寞。如果你心胸开阔,充满信任和友情,就算一个人独处,就算过着隐居生活,也永远不会感到寂寞。」

「听起来很矛盾,不是吗?」我说,想起前往达兰萨拉的途中,我们正在买甜甜圈时,丹增喇嘛说,他一直很想依传统到山里闭关三年。「人可以在山洞里隐居三天、三个月或三年,也不觉得孤单,但却会在人群中感到寂寞。」

「我们是社会动物,想生存就必须合作,但合作完全仰赖信任。信任会凝聚人们——全国上下都能凝聚在一起。当一个人富有同情心,培养出关怀他人的习惯,他周围的气氛也会变得比较正面且友善,到哪里看到的都是朋友。一个人内心如果充满恐惧与猜疑,其他人不只会自动保持距离,也会变得小心、怀疑且猜忌,寂寞就随之而来。」

「一个人如果有颗温暖的心,他随时随地都能全然放鬆。要是活在恐惧之中,认为自己跟别人是分离的个体,情感上自动会和其他人疏远,进而为格格不入和寂寞感奠下基础。所以,就算有一大群听众听我演讲,我也从不把自己当成特别的人,以为自己真的是什幺『尊者达赖喇嘛』。」他嘲弄自己的崇高地位,说道:「我一再强调,遇见别人的时候,我们都一样是人。一千人,一样都是人。一万人或十万人,也一样都是人——理智、情感和肉体皆然。然后你看,没有隔阂。我的心境于是也能保持全然的平静舒缓。要是太执着于自己,就会开始去想我和别人不一样,只会更焦虑、更紧张。」

「弔诡的是,人会过度重视自己,背后的动力其实是想为自己寻求更大的快乐,但到头来,造成的效果却恰好相反。当一个人过度重视自己,与他人的关係就会渐渐断裂、疏远。到最后连和自己都变得陌生,因为生而为人,与他人建立关係是最根本的需求。」

「过度关注自己对健康也不利。太多恐惧和猜疑、太多的自我执着,会导致压力和高血压。很多年前,我在纽约哥伦比亚大学参加一场医学研讨会议。其中一名学者上台发表时说,大量使用第一人称代名词——经常说我、我、我,或我的、我的、我的——这样的人心脏病发作的机率明显高出许多。他没有解释原因,但我觉得一定是真的,他看得很深远。一个人太关注自己,眼光会变得狭小,这时候再小的问题看起来都大到难以承受。」

「此外,过度在意自己也会带来恐惧和猜疑,这会害你老是与其他人类同胞有隔阂,不仅带来寂寞,而且很难与其他人沟通。说到底,人都是团体的一分子,无法不和其他成员来往。你的志趣、你的未来都有赖于他人,要是自绝在外,如何快乐得起来?只会有更多惶恐和压力而已。我有时候说,人有太多我执,就会封闭自己的心,难以与别人沟通。当我们关怀起其他人类的处境,心才会打开,与他人交流也会变得轻鬆愉快。」

达赖喇嘛和大主教想说的是,只要敞开心胸,把眼光和关怀转向他人,我们自己就能发出温暖。

相关书摘 ▶达赖喇嘛与屠图大主教的智慧对谈:浇熄嫉妒的三帖强效药方

书籍介绍

本文摘录自《最后一次相遇,我们只谈喜悦 》,天下杂誌出版

*透过以上连结购书,《关键评论网》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

作者:达赖喇嘛(His Holiness the 14th Dalai Lama, Tenzin Gyatso),戴斯蒙・屠图(Desmond Mpilo Tutu),道格拉斯・亚伯拉姆(Douglas Abrams)
译者:韩絜光

两位深受全球景仰的心灵导师,却同样经历一生的苦难。达赖喇嘛二十四岁就被迫流亡,近六十年无法回家,却仍拥有最有感染力的笑声。屠图大主教一生对抗种族隔离暴行,目睹人性的丑陋与绝望,却坚定带领南非走向宽恕的漫漫疗伤之路。

筹划一年,以庆生为由,他们两人在印度达兰萨拉相聚五天,这可能是一生最后一次相见,他们却选择毫无保留地回答来自全球上千个关于喜悦的问题。年近九十,他们共同的体认,人生无法免除必然的苦痛与心碎,但是若能怀抱喜悦而活,即使困苦,也不会变得冷酷,虽然心碎,也不会因此崩溃。

常常我们独处时并不觉得孤单,但却会在人群中感到寂寞
中美贸易战波及出版社  哈利波特成本飙升15%

中美贸易战波及出版社 哈利波特成本飙升15%

(中央社台北31日电)中美贸易战影响範围大,波及小说「哈利波特」出版商,他们抱怨,因为中美贸易战双方

中美贸易战激化 港股挫841点 恐转入熊市

中美贸易战激化 港股挫841点 恐转入熊市

受中美贸易战恶化影响,恒指昨全日挫841点, 收报29,468点, 成交急增创个月高。港股一度大跌近

中美贸易战激化 港股挫841点 恐转入熊市

中美贸易战激化 港股挫841点 恐转入熊市

受中美贸易战恶化影响,恒指昨全日挫841点, 收报29,468点, 成交急增创个月高。港股一度大跌近

中美贸易战火延烧!苹果下架2.5万个博弈App

中美贸易战火延烧!苹果下架2.5万个博弈App

REUTERS/Thomas Peter 在中国与美国贸易关係紧张情势下,美国科技大厂苹果公司受到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