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D宅生活 >大到不能宰? >

大到不能宰?

大到不能宰?

来自马来西亚,现居风城。兴趣广泛的生物学家,研究工作之余,嗜好读读书、看看戏、写写作、骑骑车、踏踏青、逗逗猫。

标题中的「宰」,并非指「屠宰」,而是「莫宰羊」的「宰」。

「学海无涯」,这成语出自明朝张岱的《小序》:「学海无边,书囊无底。世间书怎读得尽。」可是从今天的角度来看,当时的人如果真的去拚命死嗑,大部分读书人搞不好还是有办法把手边能弄到的书读尽的啊。

拜网际网路所赐,我们今天面对的知识之面貌,和过去几年百甚至几千年的,都大不相同了,这才是真的学海无涯。知识的结构也已彻底改变,我们过去面对、学习和掌握知识的方法,也已有和将有极大的改变。

我到上大学前,几乎完全没有接触过网际网路,高三时有人到我们学校演讲,说网路上啥都有,结果我们一群高中臭男生围在一起说「啥都有」,表情不是惊讶,而是淫笑。我第一次接触电邮时,还很笨地问到,如果邮件送达时,我不在电脑面前,邮件会不会被退回。可是,现代社会,甭说高中,连小学生都会上网了吧。甚至还没懂事前,就先学会用平板电脑。

网际网路确定改变了我们学习知识的方式。过去,我们要学习知识,大多数情况下非得从书本里取得。我从小就很爱看书,可是家里也买不起大英百科啊,只能去中学图书馆里借有限的书籍。可是今天呢?维基百科有多到你每天不眠不休都读不完的条目,而且还完全免费、免借阅,更新速度也惊人;过去,做研究要上图书馆影印论文,如果大学图书馆没有订阅的期刊,还得大费周张付费申请馆际合作,可是现在坐在办公室电脑面前,大多数文献,甚至无论多古老,都能在按几个键的情况下轻鬆下载,后来连一些学术书籍,也都能下载,只要校方有订购的话;我前阵子对经济学感兴趣,没想到一堆国外非常畅销的经济学教科书,居然也能找到全文的高解析度电子档,只要耐心寻找;过去的科景也好,现在的泛科学也好,提供了传统媒体轻忽的科学新闻,而且还以更快的速度和更高的準确度,并且还能附上资料来源。这都是网际网路传播知识的正面作用,可是为何还有人持悲观论点呢?

网路思想先驱温柏格(David Weinberger)的这本《TOO BIG TO KNOW:网路思想先驱温柏格重新定义知识的意义与力量》(Too Big to Know: Rethinking Knowledge Now That the Facts Aren’t the Facts, Experts Are Everywhere, and the Smartest Person in the Room Is the Room)就试图重新定义知识,并推测当知识离开了纸张,知识究竟如何演变?以及提出我们又该如何运用知识。温柏格是哈佛法学院贝克曼网路与社会研究中心(Berkman Center for Internet and Society)资深研究员,对网际网路如何影响社会有独到的见解,还曾担任美国总统候选人的网路政策顾问,长期为 《连线》(Wired)、《今日美国报》(USA Today)、《史密松宁通讯》(Smithsonian)、《哈佛商业评论》(Harvard Business Review)、《科学人》(Scientific American)、《纽约时报》(The New York Times)执笔。《TOO BIG TO KNOW》真是少数直接以原文书名当作中文版书名的好书。

自从古腾堡(Johannes Gutenberg,1398-1468)发明活字印刷之后,书籍的取得愈来愈容易。《TOO BIG TO KNOW》指出,到了早17世纪,已有人抱怨我们现在称为「资讯过载」的现象。面对如洪水般的资讯,长期以来人们使用删去法,过滤出需要的知识。可是到了网际网路的时代,已经能容下所有资讯了,于是过滤的策略再也不是删除,而只是将所需资讯过滤到最前面。《TOO BIG TO KNOW》还指出,在新的知识制度下,广度本身就足以成为一种深度、专家和非专家的界限正在消失、平民主义兴起、拥有「异类」资格的人取代高学历者、没有共识也能产生新知。

为了应付过载的知识,我们为知识设立了由各种停驻点组成的体系。然而,《TOO BIG TO KNOW》指出,近年美国联邦政府在欧巴马(Barack H. Obama)的指示下,建立Data.gov把行政机关所有非机密资料公开。温伯格主张,这样把大量事实公开、供人自由使用,便是拆了停驻点上的钉子,使得知识的根基不再像以前那样不可动摇,也不再有界限,形成丧失边界的知识体。

《TOO BIG TO KNOW》提出专业技能的网路化,认为专业知识也可能在云端。即便我们保有事实和专家,但知识的整体却正在流逝。当老旧知识媒介的限制逐渐褪去,知识在网际网路里到底会变成什幺样子?网路化专业知识是怎幺运作?温伯格认为,网路连结了许多人,例如《群众的智慧:如何让整个世界成为你的智囊团》(The Wisdom Of Crowds: Why The Many Are Smarter Than The Few, And How Collective Wisdom Shapes Business, Economies, Societies, And Nations)这本书指出,彼此无相关性的人群,可能可以比单独的个人找出更準确的答案;还有,网际网路上有各式各样的人,《TOO BIG TO KNOW》举了个实例,提到一个水泥专家戴维斯,溢油防治技术研究所在网路上找到了他,成功解决了石油专家都解决不了的溢油抽取问题。用这个有趣的案例,透过网际网路的特性,专业知识发挥了更大的效益,专家所形成的网路远比专业意见的总和更聪明。

温伯格还指出,网际网路跟燕麦粥一样,又黏又一块块的。怎幺说呢?许多不同专业的专家网路有忠实的成员,可以在特定类型的问题发挥所长;网际网路还会累积,成长速度飞快,还能缩放自如,大有大的好,小有小的妙;网际网路让专业主题互相交错连结,不会因为结论不固定而丧失价值,资料来源的连结让专业知识更透明,还具有互动性,专家不再是个特殊的阶层,多元的想法、知识和权威能够并存。

《TOO BIG TO KNOW》接着探讨多样性的重要性和限制。在声音多元的网际网路里,意见相同的人容易聚集在一起,形成回声室。因此,美国宪法学者桑斯坦(Cass Sunstein)认为,网际网路将创造出更多回声室,使得「群体极端化」并破坏民主,人民更难取得共识。可是温柏格认为,实际情况正好相反,指出极端化效应没桑斯坦认为的那幺强。

网路似乎把人弄得更笨,卡尔(Nicholas Carr)在《网路让我们变笨?:数位科技正在改变我们的大脑、思考与阅读行为》(The Shallows: What the Internet Is Doing to Our Brains)提出,网际网路正改变我们的脑袋,让我们愈来愈难去吸收有深度的知识。温伯格在《TOO BIG TO KNOW》花了一章回应卡尔,比较了长篇幅思想(书本)与超连结的优劣。他认为,书籍是一种非连线、非对话式的单向媒介,将思想固定在纸张上,并塑造成书本的篇章。然而,网路化知识则没有形状与固定形式,论证能以自然的长度呈现,主题随时能交错连结,这样「纠混」的网路也许更能準确反映这个世界的真实状况。

《TOO BIG TO KNOW》继续探讨了网际网路时代的科学,认为网路化的科学巨大到无法让人知晓全貌、永远针锋相对,而且没有定论,如此反而更接近科学家看待科学的方式。顶尖学术期刊如《自然》(Nature)和《科学》(Science)只能接受大约2%的投稿,可是线上期刊如PLOS ONE却能够接受大量的投稿,在去年就发表了超过三万篇论文。只要同侪审查后内容在科学方法上没有重大瑕疵,PLOS ONE就会接受投稿,他们决定把论文的实际影响力交给科学社群去决定,并且还让读者在论文底下留言讨论。在科学界,「开放存取运动」(Open Access)的期刊也兴起,免费让读者下载论文,不需要学术单位的订阅,让大型出版社无法以科学家辛劳的成果为获利工具。

我们需要再做些啥,才能让网路变成一个更适合知识的架构?《TOO BIG TO KNOW》呼吁建立知识的新架构,儘管身处知识的危机中,但网际网路降低了阻碍,改变了知识的根本架构,也改变了我们面对世界的方式。网际网路提供了我们丰饶的内容,可以利用超连结跳来跳去,不用特别的特许,即公开又没有定论。网路化的知识,让我们更接近知识的真相。我们可以利用以下方法,让网路化的知识造福大众:一、开放存取;二、提供智慧可以用的攀附之;三、连结所有的东西,传统媒体难以完整提供出处,可以网际网路却能够轻鬆做到;四、不抛弃任何机构化或制度化的知识,网际网路提供我们更轻鬆在传统媒体上的搜寻和阅读,也让学院式知识能够更有效远距传播;五、教导所有的人。

对关心知识的学习和传播的朋友而言,《TOO BIG TO KNOW》是本必读好书!网际网路是洪水猛兽,还是恩典福音,端看我们如何驾驭和应用。知识的网路化,铁定会是无法逆转历史潮流。时势造英雄,我们应该要能够搭上这个时代的狂潮带向未来,而非让历史把我们给狠狠埋没!

百威亚太重启港上市 传目标筹390亿

百威亚太重启港上市 传目标筹390亿

放大图片全球最大啤酒生产商百威英博(AB InBev)重启分拆百威亚太在港上市。外电引述知情人士透露

百威受惠消费升级

百威受惠消费升级

    百威受惠消费升级    近期香港局势持续不稳,中美贸易争端前景仍不明朗,市场忧虑环球经济放缓

百威啤酒酿製商考虑拆分亚洲业务赴港 IPO,筹资或逾 50 亿美元

百威啤酒酿製商考虑拆分亚洲业务赴港 IPO,筹资或逾 50 亿美元

2 月 12 日,据 IPO 早知道消息,百威啤酒酿製商安海斯─布希英博集团(Anheuser-Bu

百威挂牌日 期货期权窝轮齐登场下限27元定价 总集资392亿

百威挂牌日 期货期权窝轮齐登场下限27元定价 总集资392亿

全球最大啤酒生产商百威英博(AB InBev)分拆的百威亚太(01876)公布, 落实以招股价下限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