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D宅生活 >药物会否让人失去自我?回应〈发条橘子、脑叶切除术与精神药物〉 >

药物会否让人失去自我?回应〈发条橘子、脑叶切除术与精神药物〉

这几天,在网路上看到〈发条橘子、脑叶切除术与精神药物:剥夺身为「人」的特性的三种矫正〉这篇文章,我认为笔者忽略了自身心理师所代表的专业身份,同时也未兼顾文字工作者在使用文字上的谨慎。虽说文章强调身而为人的自主选择权,但为文却把许多医疗知识扁平化,反而剥夺了读者在判断事物上的準绳。该文最大的问题在于未能完整呈现精神医疗的内涵,就逕将药物与剥夺人性混为一谈,使读者在未清楚精神医疗的机转前就开始畏惧药物,此举才是真正令人丧失选择权的开端。

知识才能增加自主的选择权

实务个案经验里告诉我,若每个人都能更清楚一些精神医疗与用药的知识,很多时候,反而可以提早就医并获得更实质在生活上的改善,同时就诊过程也不会在过程中觉得被医疗体系决定了,更能与医疗人员沟通用药。所以,与其如该文使用小说、过去错误且现在已不再使用的脑切技术来类比精神药物,或许清楚认识药物的作用机转,才是增进人们自主选择权的较佳做法。

精神药物作用机转概述

脑部由大量神经细胞组成,在这些细胞彼此联繫的过程中有许多「神经传导物质」,例如血清素、正肾上腺素、多巴胺、乙醯胆硷等等,会影响人体的情绪感受。多数时间,大部分的人脑中神经传导物质的浓度都可以维持在一个还可以的状况。即便遭遇了困难,一时之间的压力可能让自己沮丧或挫败,但人体会自行尝试恢复平衡。

如果很难想像,不如想像我们感冒了。一般的小感冒可能不需要吃药,身体就会慢慢产生抗体让自己康复。这是因为身体感受到压力了,自然而然就会开始花力气去抵抗,进而恢复自体的平衡。但假设一个人如果感冒了却没有好好休养,反而持续劳动,身体自行恢复的速度赶不上感冒病毒的侵略,那幺感冒就可能恶化。这时可能就会产生肺炎,或是其他併发症。

这就是为什幺有些人可能会开始有忧郁症、焦虑症或是其他精神疾病的原因,因为他们的神经传导物质浓度已经无法靠着自体逐步回到原本稳定的浓度,这个时候精神药物可能就是舒缓困境的选择之一。

药物会否让人失去自我?

然而,即便知道了前述的生理机转后,一般人在接受精神药物治疗之前,还是可能浮现出几种疑问:吃了药会不会变笨?会否失去对某种事物的感受?会不会成瘾?会不会有副作用?会伤肾或伤肝吧?

老实说,我并不想逐一回答前述的问题,原因是若要开始解释一切,将会使文章变得非常冗长。但这些知识是否重要?重要,因为那是我们开始了解内心情绪生理机转的第一步。只是我们首先必须先指出的是,这些疑问的来源在于我们整体社会对精神医学还是太陌生,甚至有些防备。

在我与个案的工作经验里,许多人常常会透过网路的忧郁量表自我诊断,或是担忧自己是否罹患精神疾病,但鲜少有人会在第一时间就医评估。相较于感冒以及众多身体上的不适,心理困扰往往显得更为隐晦或常处在暗自担忧的窘境中。然而,如果我们会因为生理健康而就医评估,为何在心理上的困扰或疑惑,却需要如此踌躇不前?

我认为这多少与社会倾向将精神疾病视为内心软弱有关,而就在人们因心理困扰而犹豫是否需要就医的同时,许多反对精神药物的言论,却持续持着「药物会让你失去选择」的恐吓思维,徒增个人自我质疑与防备,真的能有效增进个体的选择权吗?

所以,与其在这里大声疾呼地告诉大家「精神药物没有问题!」或急着澄清药物作用的各种机转,不如邀请大家:「若你真的有疑问,怎幺不直接去问问精神科医师呢?」

问问题,增进自己的选择权

许多人将「去精神科就诊」直接等同于「服药」,但真的是如此吗?对我来说,就诊是一个评估的历程,病人与医师共同讨论自己的症状,并在沟通的历程中了解病因,确认是否需要治疗,而治疗方式又有哪些利弊。

过去的医疗处遇中,医师的权威往往被摆在高处,病人处在无知且被动的情境之中。然而随着时代推移,医师所象徵的可以从权威转化爲专业的谘询者。病人,也能在其中重拾自主权,为自己的困境负责并成为治疗自我的一份子。医师与病人,可以是一种同盟关係。

有些人也许会说:「不过我遇到的医师很霸道。」没错,真的很遗憾,现实环境中无可避免地有颟顸他者的存在,但同时,我们也可以透过群体的互助,藉由网路、亲友推荐等发掘出能与病人妥善沟通的医疗团队,找到一个能与自己频率相近、可以共同讨论自己状况的医师,并在医病关係中把自己的疑惑澄清,获得问题解决。

重拾自主的是我们自己,而非恐药

对精神药物的恐惧,并不会真的使我们的生活与情绪变好,反之,去承认自己的恐惧,并试图与其共处,然后找到根源,去追寻答案,为自己的不安找到归属,才是一个真正疗癒自我的开始。

当然,就如前文所述,就医历程不一定会一路顺畅的。我们可能还是会在过程中遭遇到不友善、不愿回答用药问题的医疗团队,但只要愿意问,就还是有机会找到答案。这个医师不好,我们就换下一个。我身边存在着许多友善且愿意回答病人的医师朋友,我相信,对于各种精神药物的疑惑,他们会耐着性子回答病人。而在接受他们这些答案的同时,我也鼓励着每个人继续保持怀疑。

作为一名心理师,我想说的是,无论生理或心理上的药物,都可能具有副作用或其限制,让我们丧失选择权的也不一定是外界他者,让不安情绪带着自己对错误资讯的囫囵吞枣,更可能会是罪魁祸首。我始终相信,若能与医疗团队清楚讨论自己的状态,要不要服用药物,该怎幺调整,每个人也都能负责任地为自己做出决定。找到你觉得可以合作的伙伴(精神科医师、心理师)并在过程中,信赖彼此,澄清困惑,才能真正带领自己走上康复之路。

DIY修车 教你自己找到汽车故障

DIY修车 教你自己找到汽车故障

汽车在使用过程中,难免要发生故障。对于经验丰富的老驾驶员来说,通常能“一步到位”找到问题所在。而大

DIY个性相框

DIY个性相框

相框,无论是放在客厅、卧室还是书房都是非常不错的居家装饰,既能让人回味往日生活中的美好回忆,也能起到

DIY做出“撕染唇膏” 只要2样材料

DIY做出“撕染唇膏” 只要2样材料

准备2样材料就就好,DIY一支属于自己的可撕式唇膏喔! 前阵子美妆界掀起一阵讨论热潮的就是这种可撕式

DIY免费特效药:身心健康又减肥

DIY免费特效药:身心健康又减肥

笑有很多好处,大家一起来作,会受益无穷。 人说:迎面不打笑脸人;灿烂的笑容总像阳光令人舒爽,使自己愉